炉火·纯青

http://kcaoyuanjian.cn/2020-09-13 18:26:37

高三(10)陈星洁

黑云遮住了我的眼,

光明在何处停歇?

穿过长长的隧道,穿越狭小、黑暗、局促和惶恐,你黝黑而惊恐不安的眸子里会企盼些什么?

德国画家伦勃朗因那幅光色变幻、跳跃的《夜巡》成名于百年之后。而当时,正是这幅《夜巡》让他跌入黑夜,不见天日。

伦勃朗的年代流行通俗、刻板、鲜亮和附会。当二十四个夜巡警卫上门找伦勃朗给他们作集体画时,伦勃朗将他们置于黄昏的背景中。正是这一创新激起了千层浪,夜巡警卫对他龇牙咧嘴,市民们对他嗤笑不已,流于世俗的批评家更是双手抱臂,凝视许久,故作深沉的皱眉状。从此,这位正如喷薄朝日的画家就陷入无知的蔑视和冷落。在众叛亲离的后半生中,这位大师一直缄口不言,不管贫困与孤独怎样日日折磨他渐渐老去的身形,他始终握定手中的画笔,在痛苦中挥洒心中遨游于艺术殿堂的欢愉。

伦勃朗用隐忍去冲淡痛苦这杯清咖啡,也许智慧的他早已料定百年后的人们会品出这杯咖啡的香浓。也许他早已知道这种冷漠的痛苦能让人免于滚滚尘市的污染。痛苦带来了孤寂,而伦勃朗在孤寂中找到了自由和清静。只有这种遗世独立才能沉淀画家伟大的灵魂,才能创造出举世不遇的杰出艺术。

最受孩子们喜爱的安徒生一生被所谓的同代名家指责为智力残障的无用作家。安徒生却狠了命似地让笔杆在手中飞旋。这位孩儿王孤独一生,至死都在期盼着有人来访。但他在痛苦中燃烧,放出了夺目的光彩。

杰出的成就常常在痛苦中孕育。没有黄州的炼狱之行,怎会有苏子瞻浑然天成的“大江东去”?没有官场的冷落挤兑,怎会有李太白豪情喷涌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人生的痛苦实在是一种磨砺,坚持着自己的方式,在痛苦的隧道里向前穿行,终究会见到比入口处更显耀眼的阳光和更见伟岸的海阔天空。

爱因斯坦说:“坚强来自内心。”痛苦的炉火一定会煅烧出通体透明的纯青之剑。


枫木运动地板厂家 http://hkjum962796.51sole.com